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85后大学生学造木船 90后记者想当木匠

发布日期:2021-03-05 22:16 作者:亚洲城网址

  日前一个下午,舟山图书馆四楼培训室,2名年轻人正在娴熟地锯木、刨木、弹墨线,满室弥漫着木头香气。

  2名年轻人,一个叫蔡金亮,28岁,河北沧州人,毕业于天津林学院园林专业,现在岑氏木船作坊当学徒。另一个叫鲍恺乐,23岁,舟山人,毕业于贵州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普陀电视台记者。两人拥有相同的业余爱好,那就是做木匠活儿。

  “当一名好木匠”,这是鲍恺乐自幼儿园起的梦想,而这个梦想源于一次失败的经历。

  鲍恺乐很小的时候,有一天,舅舅给了好动的鲍恺乐一把小锤子、几颗小铁钉,让他敲钉子,结果鲍恺乐一锤下去砸在了自己的手上。这次失败并未给他留下阴影,反而激起了他的挑战精神,长大后要“征服”锤子、锯子、刨子、斧子……做一名出色的木匠。

  读大学时,鲍恺乐结识了一名四川籍木匠罗伯伯,并拜他为师。大学生学手艺,面对师傅,是否暗自会有一种优越感?鲍恺乐说:“哪里啊,我师傅比我‘牛’一百倍。”在他看来,罗伯伯不仅是一名出色的木匠,在音乐、美术、雕刻等方面也极具天赋,甚至无师自通。“有一回罗伯伯让我使刨子。我一刨推过去,掉下来的刨花卷成一团。而罗伯伯拿过刨子,只轻轻一推,掉出来的刨花就薄得近乎透明。 ”这种技艺,在木匠们看来或“惟手熟尔”,鲍恺乐却视之为艺术,把它看作“匠人精神”的一种体现,是匠人们非要把事情做到极致、完美的执著。跟着这样一位师傅学艺,鲍恺乐心悦诚服地砍树、锯木、刨木……从基本功练起,学习木匠技艺。

  大学毕业后,鲍恺乐成了一名记者。虽然没能如愿当成木匠,却并未忘记自己的梦想,一有闲暇时间,他就躲在自家车棚里干木活儿。闻闻木头的香气,摸一摸木头的纹理,看着一根树木在自己手中变成一件家具、一件工艺品,这个过程让他着迷。他不仅爱树木、爱木匠工具,更爱那些精巧的木家具、木建筑、木雕品……以及关于木的一切。

  鲍恺乐说,现在自己还是一名学徒,离出师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老蔡”则很快要出师了,成为一名真正的船匠。“老蔡”其实不老,今年28岁,大名蔡金亮。读大学时,蔡金亮只想拜师搞古典园林。后来因为偶然一次接触,让他对木船产生了浓厚兴趣。通过网络搜索,他找到了岑氏木船作坊的信息。“我打电话问作坊是否要招学徒,他们说,要三个月后,我就辞了工作,骑车来到舟山。”蔡金亮看起来有些不擅言辞,却很有主见,甚至有些倔强——与鲍恺乐活泼健谈相比,蔡金亮的性格更像传统手艺人。

  做手艺活儿,是件很辛苦的事。整日闷在车间里,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又大,收入也不高。“如果不是兴趣支撑,一般年轻人很难熬下来。”蔡金亮说。他第一年的月薪是1500元,第二年是2000多元,第三年是3000多元,第四年是4000多元……除了过年回家,平时很少休息。“现在,愿意学造木船的年轻人很少,我们作坊就我一个年轻人,别说‘80后’,连‘60后’都很少。”“我刚来时,很多人说我傻,说他们是没别的饭吃,只好把这碗饭继续吃下去,我一年轻人,还是大学生,学什么不好呢?”不过,蔡金亮却不以为然,他几乎整天扑在作坊里,“和老师傅们待的时间越长,学到的东西就越多”。蔡金亮的钻劲,令岑氏木船的第四代传承人岑国和十分欣赏。他说,岑氏木船的传承只能靠这些徒弟了,只要他们真的想学,自己会毫无保留地把所有的技艺传承给他们。

  旧时年轻人学手艺,大都为谋生,蔡金亮们却有着更大的抱负:越来越多的传统技艺正面临消亡,这些技艺是我们老祖宗千辛万苦创造、发明、流传下来,自己不能眼睁睁看着它们一一消失。

  蔡金亮说,传统手艺的传承重点是创新,把传统手艺融入到当代的文化中,或引领潮流文化,或适应当前需求。“我们的木帆船如此漂亮、精致,为何在市场上推广不出来?因为我们的木帆船都搁在博物馆了,没有推下水,没有‘活’起来,没有真正融入到人们的生活中去,更没有形成一种文化。”

  鲍恺乐说,要形成文化,首先就要推广。他如今的梦想,不仅仅是要成为一名木匠,更要做一名传统文化的推广者。他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开一个工作室,召集一批年轻人,传授技艺、传播知识,大家共同分享木之美。可惜的是,祖辈们传授技艺,全凭口授心传。因为缺乏书面教材和相关理论,很难大规模传播。鲍恺乐觉得,这也是新一代手艺人非常需要突破的领域。

  对于蔡金亮来说,他眼下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走访全国的渔业重镇,拜访船匠名师,参观各地的船文化博物馆,拜会专家学者,收集更多的船文化知识。“我暂定今年10月份出发,用时四个月,总行程一万公里左右。”


亚洲城网址
亚洲城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