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安徽草根发明“牛人”:上天入地造木牛流马

发布日期:2020-06-27 07:30 作者:亚洲城网址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无数的发明创造改变了世界。这其中有科学家们的心血,但发明并非他们的“专利”,草根发明一直活跃在历史的各个阶段,也出现过“牛人”无数。在当代的安徽,同样有很多草根发明“牛人”,他们用超凡的想象力和执着精神创造了超乎一般人想象的成果,江湖中留下很多他们的传说。如今,这些经常见诸报端的“发明牛人”在哪里?他们还在默默耕耘吗?

  十一年前,“岳兴林”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和“安徽私人造飞机第一人”这个称号联系在一起。当时,他发明的固定翼飞机“龙鹰1号”在滑行不幸着火后,他曾喊出了“10年内龙鹰2号要升天”的口号。如今,再去百度上搜他的名字,头衔已经变成了青年书法家,这样的转变,让记者多少有些吃惊。这些年,他是否还在继续自己的飞机梦?

  11月上旬的一天上午,记者拨通岳兴林的电话时,他正开车去参加一个书法展,对于往事他有些不愿多谈,只表示“我暂时没有搞了”。不过在一番沟通后,他还是在电话里跟记者聊起了自己的故事,十一年前那场轰轰烈烈的失败,家人始终投来的不理解,在他的讲述中,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

  岳兴林要造飞机的梦想始于1993年。当时,岳兴林在他最喜爱的《航空知识》杂志上看到,中国宁夏的一个农民成功制造出了全国第一架私人飞机。这不由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飞天梦想”。直到2003年暑假,趁着妻子出差,岳兴林先后找到门窗店和广告公司帮忙,把自己构思的“龙鹰1号”用废旧机动车零件造了出来。

  “当时我打算推回家里去,大家都很兴奋,广告公司的朋友跟我说,不如开回去吧。”就这样,一个只有汽车驾照的朋友坐上了飞机开始操作,“龙鹰1号”从合肥的望江路与桐城路交口缓缓启动。然而由于输油管安置得不够妥当,再加上散热孔过小,飞机没来得及上天,在地面滑行时就出现发动机自燃,“龙鹰1号”出师未捷身先死。

  虽然当初经历了失败,但能够制造私人飞机,却让岳兴林名声在外。“那时候不少省内的民营企业要跟我合作。”岳兴林说,有一个搞水产养殖的老板对他的研究很有兴趣。“他也想自己开个飞机,没事在自己的湖面上巡游一下。”不过之后都不了了之。

  那个时候,家里反对的声音已经很大了,岳兴林的本职工作是中国科大的一位行政方面的老师,“龙鹰1号”只能利用业余时间去做。妻子工作很忙,孩子没有人管,所以不免抱怨,“当时都是硬着头皮把这个飞机做出来的。烧了之后,也就只能暂时算了。”岳兴林说起来遗憾不已。

  在岳兴林因为做飞机声名在外的时候,他的儿子才刚上幼儿园。如今儿子已经长大,虽然自己的“光辉事迹”仍在网络上流传,似乎并没有给儿子带去太多影响。“他喜欢文学,不喜欢我做的那些东西。”岳兴林对此也看得开,毕竟儿子会有自己的梦想。

  离开飞机以后,岳兴林开始在新的领域躬耕细作练习书法。由于通晓力学、音乐等知识,并能将其融入书法艺术,他的作品开始受到关注。如今,他已是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还是北京华夏国艺术书画院客座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双馨书画协会指导老师。

  虽然自称已经不搞飞机了,但是岳兴林的飞机梦从来没有断过。他关注每一次的珠海航展,继续钻研力学计算、以及材料结构方面的研究。他发现,家里人只是反对他去摆弄那些破机器,“纸上谈兵”倒没有人管。

  当初搞飞机结识的朋友还有几个人在联系,他也与航模协会的人保持一定的交流。朋友里做动力伞和热气球的人大有人在,但有心做私人飞机的,数来数去还是他自己。

  “五年吧,等孩子上了大学。”岳兴林又给了自己一个期限。五年之后,岳兴林是否能够带着他的飞机重回公众的视线,大家拭目以待。

  “是金子就会发光的。”这个经常在小学生作文里用到的句子,最近被含山县林头镇50岁的木匠司绍荣放在了自己的QQ签名上。今年9月份,他成功复原了《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可以一人运六百斤大米轻松上下坡。

  在三国演义102回里有这样的描述,“教人制造木牛流马,搬运粮米,甚是便利。牛马不食,可以昼夜运转不绝也。”对于当时难于上青天的蜀道来说,木牛流马真是不错的运输工具。

  时空穿越了几千年,关于这个运输工具的具体描述,大多停留在一些史料上。《三国志诸葛亮传》注引的《作木牛流马法》是最可靠的正宗史料。作为诸葛亮的“粉丝”,干了30年木匠活的司绍荣决定把木牛流马给复原出来,可这一准备就花了两年时间。

  “我反复对照古文,一个字一个字地理解,终于把木牛流马木结构的原理给搞清楚了。”司绍荣说,弄懂《作木牛流马法》,那就是一张穿越千年的图纸。

  “木牛载多而行得慢,特点像牛,流马载少却快,特点像马。”司绍荣认为,复原木牛流马外形与真实牛和马沒有太大关系,那种不把木牛流马当做车子,而是做成像牛、马一样行走的东西,是不符合诸葛亮《作木牛流马法》的。

  司绍荣设计的木牛流马有四个轮子,而一般人的印象中,木流牛马是独轮车。司绍荣认为那是一个误解,“独轮车行驶时全靠双手握住双辕,掌握平衝,木牛与流马主要特点是省力和方便操作,独轮车并不符合要求。”

  到今年9月份,司师傅终于把两个大家伙给做了出来。新发明甫一亮相,就遭到了村民们的调笑:“你这个东西还没有电瓶车实用呢。”可眼见着司绍荣用这个木头家伙把几百斤的大米从洼地里拉出来,众人还是彩声一片。

  在做木牛流马之前,司绍荣心里其实就明白,与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相比,木牛流马早就该淘汰了,它只适合在历史中。

  今年10月28号,司绍荣带着他的木牛流马图片,参加了在南昌举办的第21届诸葛亮学术研讨会,还跟不少教授们交流了一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回来之后,我还写了论文,准备拿给那些专家们看看。”

  怎么把新发明做得更加符合历史,并且推向学术界公认的舞台,是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的木匠最挂心的事情。“听说中央电视台《我爱发明》栏目很多人看,咱以后也带着木牛流马上北京。”

  从潜水艇到巨形机器人,再到水下捕捞器。不管外界的环境如何变化,不管别人投来的眼光是多么怀疑,这十多年来,阜阳农民陶相礼的发明梦想一直没有破灭。

  最近一段时间,在广西南宁附近的一个小山村里,居民们时常会听到一阵阵机器切割发出的刺耳声。有时候是在早晨,有时候是在夜里,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总是在一个小院里敲敲打打,埋头捣鼓着一个铁疙瘩。慢慢地,一个大铁球般的东西呈现在人们眼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偶尔的,居民们发现,这个年轻人会出门买点吃的,除此以外,就是睡觉、敲打,他几乎不怎么与村民们交流。年轻人的一举一动显得颇为神秘。

  这个年轻人就是来自阜阳的“农民发明家”陶相礼。在北京生活了多年的他,为何又会突然南下,藏身于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里呢?他到底在捣鼓什么发明创造?几年来,记者一直关注着陶相礼,并且与他保持着联系,因此,当记者打去电话时,陶相礼显得颇为高兴。他说,到广西已经有两三个月了,他还在捣鼓着发明创造。这次他捣鼓的东西有些奇特:这是一台水下捕捞器,或者称为水下机器人。它可以代替人工,在水下从事海参、鲍鱼等珍稀水产品的捕捞。

  1974年,陶相礼出生于阜阳的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上到五年级后,他便辍学了。随后,陶相礼辗转各地,开过店、扛过砖、当过保安还做过生意。但是儿时的发明梦想在他的心里挥之不去,并且生根发芽。最终他抛弃了工作,一门心思地搞发明。2008年,他亲手打造出了一架潜水艇,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一时间名声大噪。2010年开始,在北京的一间出租房内,他又开始打造一个巨形的机器人,历时三年,终于大功告成,取名“创新王者”。

  当陶相礼得知现在的海底捕捞,很多还是依靠人工下潜来完成的时候,他又发现了这里面的商机。为了靠近海,他退掉了在北京租的房子,把宝贝机器人寄存在朋友家里,只身来到了广西,“有朋友资助我,要不然我也到不了这里。”

  “其实我做这个潜水机器人的想法早就有了,只是当时的条件不成熟,当时我的发明创造理念和现在不一样。”陶相礼回忆,在做“创新王者”之前,他就有了这个想法,但是当时要考虑的东西太多,而且潜水机器人更为复杂,权当做练手,他就先打造了“创新王者”这个机器人。

  “现在在广西这边,几乎没人认识我,我正好可以一门心思的打造我的潜水机器人。反正现在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休息,还是比较自由的。”陶相礼坦言,他现在的工作没有任何规律,但是很自由,他也很享受这种工作状态。“搞发明创造,你急不来的,有时候需要静下来好好想。”陶相礼说,所有的事情都是靠他一手干,别人做不来。让他高兴的是,这项发明的进展还比较顺利,预计最快春节前就可以完工了。

  回想起这十多年来,在发明创造这条道路上历经的坎坷,陶相礼感慨颇多,但是对于最初的选择,他不曾有过后悔。

  在陶相礼看来,现在的自己比刚开始的时候务实多了。“以前搞发明创造,有着太多的理想色彩,当然这不能说就是不好,只是实施起来,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资金。所以这一次,我希望能先发明一个潜水机器人来赚钱,等到手上有钱了,想搞什么发明创造都行。”

  陶相礼说,他从电视上得知,现在,诸如海参、鲍鱼的采集捕捞,很多都还是依靠人工潜水,这样不仅效率低而且成本也很高。“等我的潜水机器人打造出来后,这些事情都可以交给它来做了,效率肯定比人高多了,这就好比拖拉机和牛的关系。”

  最近几天,热热闹闹的珠海国际航展吸引了众多目光。然而,就在十年前的珠海航展上,来自安徽的“土工程师”杜文达带着他发明的飞碟首次参展,甫一亮相,就成了全场的焦点。杜文达从此一炮打响,并被冠以“中国民间制造飞碟的第一人”称号。转眼十年已过,杜文达现在在干什么?他还在继续他的发明创造吗?

  2004年带飞碟首次参加珠海航展,2005年亮相央视,2006年再次参加珠海航展,2010年亮相世博会。在这期间,网络上和媒体中到处能看到关于杜文达的报道。新安晚报记者在世博会期间,也在上海采访了他。然而,从这以后,杜文达似乎就“消失”了。所有关于他的公开报道似乎都停留在了2010年以前。

  最近一段时间,本报记者通过多种途径想要联系杜文达,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记者检索发现,他成立的萧县环宇飞碟技术研究所已经关门。一名前员工表示,“我们已经好几年没联系了,听人说他已经去了上海!”记者多方打听得知,杜文达的老家在萧县杜六乡,一位热心的大妈帮助记者连续打听了几天,最终要到了杜文达现在的手机号码,并告诉记者:“他现在还在萧县呢!”

  通过电话,记者终于联系上了杜文达。“我现在在萧县呢,在一个朋友的电动车厂里帮忙!”听到杜文达开口的第一句话,记者有些惊讶。“我的那个飞碟研究所已经关门了,员工们也都自谋出路了。不过大飞碟项目一直没停过,工作室还在,只是搬到了别的地方,现在需要保密,那些员工们也是招手就能来,只是现在还没到时候!”杜文达自信的说道。

  在电动车厂的上班时间段内,杜文达没有歇着,因为他的“电能连续放电反应器”即将到样机试验阶段。“现在的电动车,最大的瓶颈就是电池的续航问题。我的这个反应器,续航能力很强。它无需充电放电,只要往反应器里添加东西,一次几分钟就能搞定,电池的续航里程可以达到七八百公里。这种设备的重量也很轻,500瓦的反应器只有20多斤。”杜文达兴奋地告诉记者,这项发明已经有好几家厂商排队跟他谈判了,希望购买。他希望这项发明的转让费是600万,目前还没和厂商谈好。

  上海世博会后,虽然杜文达的报道突然没了,但他一直没闲着。这段时间里,他研发出的一套设备,让他感到非常自豪。这是一套白酒酿造的处理设备,它最大的特点是可以加快酿酒的过程,大幅提高酒的产量。“现在已经有酒厂从我这里购买了一套,8800元,效果很好。好几个老板想买断这项技术,我给出了600万的技术转让费,现在还在谈判中。”杜文达说,他同步进行的发明创造有很多个项目,比如还有污水处理、海水淡化以及海水自发电等。而他的玩具飞碟,虽然只有一款产品,但是一直都有盈利。

  “这些发明,更多的是为了赚钱,因为只有足够的资金,我的大飞碟项目才可能取得成功!”杜文达说,这段时间,他正忙着联系国外的朋友,准备让他们帮忙订购一台16缸的发动机,因为他的大飞碟发动机,必须马力足够大才行。“以前我也曾考虑过自己做发动机,但是耗费的精力太大了,而且很多材料也跟不上,最终只能放弃了。”

  前段时间的珠海航展,杜文达一直都在密切关注,毕竟他也是曾经的“老人”。“前几届组委会也邀请过我,他们一直希望我能去参展,毕竟我的东西都会成为展会的亮点。但是我承诺过,不带着能飞的飞碟,我就永远都不会去!”

  一贫如洗、家人反对对于不少痴迷于发明的民间牛人来说,这些都是他们最常面临一些窘境。这些年他们过的怎么样?这一群体何时能脱离这种进退维谷的艰难境地?当智慧的头脑遭遇现实的残酷,他们是否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去践行自己最初的梦想?

  陶相礼告诉记者,自己卖掉潜水艇挣来的10多万早已投入到了机器人的制造中,而这次的潜水机器人是靠朋友们东拼西凑的支持。陶相里说,“创新王者”做出来后,因为没有后续的资金,很多细节没有得到完善。他也曾试图联系陈光标等慈善家,但是最终无果。“很多东西,只有手头有钱,才能把它做好。

  2001年前后,岳兴林就开始为制造固定翼飞机做种种准备。虽然家里人都非常反对,但岳兴林最终还是说服了母亲,得到了第一笔经费。

  杜文达搞飞碟发明,已经走过了14个年头。期间,他还做个很多其他东西,而且不少都取得了成功,也有了“钱途”。但这一切,为的还是能够最终完成他的大飞碟。“造大飞碟现在还有400万元的资金缺口。一旦筹齐资金,我可以立马开始投入到大飞碟的研发中!”

  杜文达搞发明创造,一直得不到家人的支持,不过好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儿子均已走上工作岗位,这让他少了很多羁绊。“现在他们的态度是不反对,这就足够了,我想以后他们会慢慢理解我的!”杜文达说,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他的一些发明创造,能否成功转让出去,就看这几个月了。“人生苦短,就这么几十年,吃饱喝足后就该干点什么......”

  虽然自称已经不搞飞机了,岳兴林的飞机梦从来没有断过。他关注每一次的珠海航展,继续钻研力学计算、以及材料结构方面的研究。他发现,自己只要不亲自动手去拾掇,家里人就不会有反对的声音。

  “比我们年轻的人,都不做木匠了,比我年纪大的,可能都不识字。”司绍荣觉得,发明有时候也许要先从传承历史开始,这是他做木牛流马的初衷。

  陶相礼说,在广西,他可能会呆上两三年。在海底,可能还会呆几年,因为他要捕捞海水里的海产品来挣点钱。“以后可能还是回北京吧,挣了钱我还会继续搞发明创造,因为这是我骨子里的热爱,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但是,作为一名丈夫和父亲,他也会往家里寄点钱。“我是一个男人嘛,养家还得靠我!”

  四五年前,岳兴林有了个新想法,看到自己供职的中国科大门前的黄山路时常拥堵,他琢磨着能再造个傻瓜式的直升机,上面都是简单的按钮,自如地前进后推,甚至没有汽车驾照的人都能操作,当记者表示这是否就是“龙鹰2号”时,岳兴林开心地笑了。

  从事发明创造这么多年,杜文达最大的感受就是,做发明这一行,不能盲目,每个人都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明白,发明的投入是个“无底洞”,靠这个往往发不了财。“虽然发明很多,但我现在也是拆东墙补西墙,一有点钱,就开始买造大飞碟的材料。”

  “根据数据显示,在我省发明专利中,民间发明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安徽省知识产权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去年我省已经突破了10万件发明专利申请,其中只有3万件来源于民间发明,而剩下的七成都来自于企业发明。

  民间个人发明申请专利的后劲不足,主要源于一些发明并不能够转化实施从市场中获利。“目前全国个人专利的转化率只有5%左右,我省情况也差不多。”记者了解到,个人发明难转化,主要是缺乏信息交流的平台。此外,在实际申请中,还有一些匪夷所思与市场脱节的发明提交上来。“我们就遇到过发明永动机的申请。”省知识产权局相关人士说。

  针对民间发明集中的领域,省知识产权局相关人士表示,在省内比较有代表性的,以皖北的民间中药药剂为主,像飞机、飞碟等申请专利的则少之又少。

  据介绍,我省一件发明专利在获得授权后,可以获得省级5000元的资助,以及一些市县级的资助。不过这些资助也只能填平在专利申请方面的费用。想要真正获利,还是要“打市场”。

  记者了解到,省知识产权局在几年前主要针对民间发明建立了一个基于网络的专利信息服务平台,一些民间发明者们不妨通过这一途径,给自己的发明找好出路。

  “专利主要是能够推动科技进步的,像复原古代历史中的交通工具等工艺,虽然也很重要,但已经不属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了,可以从文化产业方面加以保护和鼓励。”省知识产权局相关人士介绍,一些民间发明,通过别的途径把自己的发明传承下去,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手段。


亚洲城网址
亚洲城网址